R生活书 >从奇想短篇写到深刻人间──和陈浩基聊天 >

从奇想短篇写到深刻人间──和陈浩基聊天

2020-06-17 11:19| 发布者: R生活书| 查看: 675| 评论: {php} echo

从奇想短篇写到深刻人间──和陈浩基聊天

「现在连要写短篇,字数也会越写越多;」陈浩基感叹,「不大能再写从前那种轻巧短篇。」

以各式推理作品为读者熟知的香港作家陈浩基,聊起创作时想的当然是推理小说,「如果有字数限制,三千字左右可能比一万字更好写;三千字的故事可以聚焦在惊奇结局,这个三千字之内可以处理,但一万字我就觉得要有完整架构,反而觉得字数不够用了。」

陈浩基早期的作品常有充满惊奇转折的短篇,就算是近年才接触陈浩基作品的读者,也能在短篇集《第欧根尼变奏曲》里读到这类创作──仔细追溯陈浩基的创作轨迹,会发现倘若想在这条路径找出一个标记点,或许就是《13.67》。

《13.67》之前,陈浩基已经出版过长篇小说作品,严格说来,《13.67》也偏向各篇故事之前有部分相关但可以独立阅读的短篇连作,但因为《13.67》以同一主角、逆反时序叙述人生不同时段经历的特别结构,反倒让陈浩基藉由不同情节累积堆叠出角色的立体面向和厚度。

「推理小说当中的角色是有功能性的,哪个是受害者、哪个是凶手、哪个是侦探等等;」陈浩基说,「不过我想得写得更多一点。」

佛斯特在《小说面面观》里举出的「扁平人物」一说虽然并未被所有创作者及评论家认同,但可以用一句话简单描述的「扁平人物」概念,很容易用来理解陈浩基口中的「功能性」角色──这些角色为了情节存在,角色做出的反应及决定,都是为了推动情节。在小说创作的历史当中,创作者慢慢地把先前放在情节上的焦点移到角色身上,因为大多数角色就是人,写出角色的动机和深度,可以更容易让读者进入角色、产生共鸣,也容易让角色推动的情节看起来更有说服力。

陈浩基关于角色的思索,还是让《13.67》出现首尾两个故事暗中相扣、将六个短篇更紧密结合的情况。「在第一个短篇结束时,我并没有明确交代某个角色做某件事的动机;」陈浩基说,「这系列短篇里的时间从2013年一路倒推回1967年,除了贯穿六篇的主角关振铎之外,我认为其他角色也在同一个地方生活着,在不同时期他们应该也在做不同的事;所以我认读者在第六篇的最后发现这个角色,而读者发现他的时候,也同时会理解他在第一篇故事里的动机。」

虽然认为并不会刻意将现实问题置入自己的作品,也强调过推理小说的娱乐性,不过陈浩基的近年创作可以看出内容明显反应出他对社会、体制以及人性的观察。例如《13.67》以正义警探为主角,有些读者会觉得这是个推理类型常见的设计,也有些读者会觉得以现今香港警方的行径而言,读《13.67》变得相当讽刺;但倘若读者回头重读,细心一点,就会读出本书当中发生在1997年前后的两篇作品,陈浩基利用了几个配角的关係表现出他对警界状况的看法。「那几个角色在不同故事里的关係,代表我看到的状况,那不是哪几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制度出了状况。」

陈浩基对正在创作的作品保密,不过因为对于娱乐性的坚持,以及深刻精準的人间观察,让陈浩基成为持续成长的创作者;这样的创作者,无论打算推出哪种模样的新作,总是令人期待的。

►►快看陈浩基!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