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生活书 >末代教会如同武林─从电影《师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

末代教会如同武林─从电影《师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2020-07-16 23:14| 发布者: R生活书| 查看: 382| 评论: {php} echo

◎徐砚美

启示金句~~哥林多前书十二章26节:「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 

圣经启示录中提及一间教会,名叫撒狄,上帝是这样责备的:「我知道你的行为、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名不符实、虚有其表,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在这被圣经称为「末后的时代」,教会必须要谨慎再谨慎,团结、合一赋予我们的,是更能够胜过世界的力量,还是落入二种极端:一则闭门造车,与世界失去对话的能力;二则世俗化,被世界改变。

从武林看教会是很有趣的,而电影中不断地在谈教武术就要「教真的」,对于这个「真的」的定义与禁忌,无疑也是一个充满讽刺的隐喻,让人不禁想到现代教会的诸多状况,有所省思,有所检讨,也有所叹息。
末代教会如同武林─从电影《师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师父领门 修行个人
电影《师父》讲述一位广东咏春拳师父来到天津打天下,想将南拳北传,却必须按当地规矩一一踢馆。这部电影在谈的,不是武术,而是华人的陋习。檯面上的「规矩」,不是为了礼仪,更谈不上「敬」这个字,制定的目的,是为了遮掩檯面下各种见不得光的丑态。传承不是为了继往开来,而是为了讨口饭吃;不教真的,是因为深怕一点诀说破了,就不「值钱」了。

人与人之间好斗,有敌人的时候就与次要敌人做朋友,敌人消灭时,把朋友当敌人,总要清除异己;而同异的划分又不分青红皂白,地域、门派、男女,什幺都分,总在同中找异,而不是异中求同。其实,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见容。
武林里见面就问门派,师承何处?南拳还是北拳?这会儿说天津人不容外人,却容得下天津人。下一会儿,天津人也容不下天津人了,谁是谁的徒弟不重要,只要与众人「利益」冲突的便得牺牲,不管是几年的师徒之情,还是几年的夫妻之情,还是忘年又莫逆的至交,更别提那些一面之缘,萍水相逢的人了。

电影在谈的,是我们身为一个「人」,最基本的「品格」。教会界常常在谈「圣灵九果」,但是,在教会当中我们真的是用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去检视自己吗?当我们喊着说自己有「圣灵的内住」,还是「圣灵充满」,能够活出这九种果子吗?如果是,那我们是否在信徒与信徒之间,教会与教会之间,甚至,教会与世界之间,都必须表现出这九个重要的品格呢?当教会的传道人、主内的弟兄姊妹将一位慕道友,甚至就是我们领进了教会,打趣的说就好像我们开始「学功夫」了,但是否常常马步都没扎稳,拳都还没练一套两套,就开始面对到服事上的比较、教会中成年人与年轻人之间的意见相左等等,以至于「神」的事情懂得不多,却在短短几年里,便得懂了许多「人情世故」呢?
末代教会如同武林─从电影《师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不是武术 而是算术
回头谈谈《师父》这部电影的剧情,叙述一位广东拳师陈识,原本家中在广东是望族,后来打仗,他流落南洋十数载。电影开始是他到了中国北方的天津,天津是北方拳的重镇,是一武术之乡,但是,门派之见重,又不容外人。想在当地开馆授徒谋生的陈识,找上天津武馆的首席郑山傲帮忙,郑山傲见陈识虽身手不凡,但却不明白武界的权谋政治,便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郑山傲要陈识教出一个徒弟,连踢天津八家武馆,武界必然震动,并且群起攻之,届时,师父若心一狠,袖手旁观,徒弟无法力抗众人,必然被逐出天津。而武界也会因为面子挂不住,不会将师徒二人都给赶尽杀绝,故会让陈识在天津立馆教学。这算盘一打,陈识认为可行,便在天津一贫民窟隐居,并找了一位被洋人抛弃的西餐馆女服务生赵国卉,与之成亲,表面上对其相敬如宾,实际上,他将妻子作为掩护,不让自己的身分败露。

私底下,他在街边找了一个少年车夫耿良辰作为徒弟。耿良辰天资极佳,是练武的大才,短短不到一两年,便得陈识真传,并连踢天津八家武馆。但是,郑山傲与陈识机关算尽,也敌不过武界中的权谋,更别说当时军阀四起,军界也往武界插上一手。最终郑山傲、耿良辰、陈识都遭武界算计,在开馆的当天,陈识终于悔悟,说出:「我不是耿良辰的师父,我只是个算帐的。」与天津十八家武馆的师父大战一场,虽胜,却如丧家之犬,逃回广东。

该电影是改编自导演徐浩峰自己撰写的同名小说,并在去年的五十二届金马奖中,获得最佳动作设计奖,同时提名最佳改编剧本与最佳女配角奖。这是一部风格特殊的武打片,有别于叶伟信导演所拍摄英雄式的《叶问》系列,以及王家卫导演所拍摄论述武道式的《一代宗师》。《师父》更深地刻划出一间间武馆之间的勾心斗角与权谋,体现出人性在表面的武术礼仪中被粉饰太平,私底下却藏汙纳垢的极度现实。
末代教会如同武林─从电影《师父》反思源自真理的合一

真的教人 教真的人
电影中金士杰所饰演的郑山傲是武林前辈,他一直看不起武界中藏一手的陋习,而武界另一位前辈的遗孀邹馆长,同时也是整个天津武界的地下盟主,便向郑山傲说,教真的,学生一学便把绝学都给学去,师父就没有「利用价值」了,没有利用价值的师父,谁还要来上门拜师,人人都成了师父,哪还有门派的存在?

这是个聪明的算计,人人都是这样打着算盘的,别说北方拳,南方来的陈识也说他的师父说,一生真传两人,不能再多。但,郑山傲却说,再不教,武术迟早有一天会绝在自己人手上。

对我而言,就是因为师父没有教「真的」,徒弟才会有闲工夫去「把假当真」,把精力放在争权夺利上。倘若武道得传承真的,心性就得受到磨练,武术得传承真的,体性就得受到磨练,如同陈识在电影里所说的:「自小,一日挥刀五百,管得住身体。」

在教会何尝不是如此,教真的,不要讨好世界,门徒在至圣的真道上做大丈夫,却又不失圣灵而来的品格,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大家都是同领一份真道,同信一位上帝。合一,永远不是一个「政治手段」下得到的结果,合一,源自于真理。《师父》中的反面例子,让我们看见武术之道,在于「止戈为武」,平息好斗,才是武界之人要学的。而教会呢?弟兄们和睦同居,不也是最为善美之事吗?

师父 The Master
上映日期:2016-06-08
级  别:保护级
导  演:徐浩峰
演  员:廖凡、宋佳、蒋雯丽、金士杰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