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漂生活 >末世幻想:空间毁灭 >

末世幻想:空间毁灭

2020-07-16 23:14| 发布者: Y漂生活| 查看: 196| 评论: {php} echo

 末世幻想:空间毁灭

  近代电影及文学创作中,有大量以后设虚幻的毁灭影射来迫近真实的预言/寓言式作品,现代人似乎特别渴望能透过外在具象空间的毁灭来获得内在心灵上的救赎。在东方和西方世界都有许多这类的作品,不断以各种形式被转载及流传着。

  当代科幻系列电影中常以人们对灾难的想像及恐惧来投射对生存环境问题更深层的思索,描述大规模的空间灭绝导致文明重新洗牌后的异想世界,而这类具建设性的厌世颓废竟也开创了某种历史文明的重生感。似乎每种文化、每个年代,都有一种恐惧潜藏在当时人们的生存意识当中,幻化出各种形象的妖兽出现。

人类到底在害怕什幺?

  从美苏后冷战时期有关核爆、核战争、核灾难和核遗害等等的延伸,接着出现了想把责任推给外星人的各式阴谋论及溯源行动,一直到近期因为全球暖化导致气候环境浩劫、地震、海啸、水患以及恐怖主义攻击、SARS、伊波拉等致命病毒等天灾人祸,这些环境灾难议题充分反映在好莱坞各时期的电影及主流媒体文化中,我们可以轻易举出以下清单:

  自1984年以来的《魔鬼终结者》系列、1979年以来的《异形》系列、1998年以来的《酷斯拉》系列、1999年以来的《骇客任务》系列、1999年《世界末日》、2001年《决战猩球》系列、2001年《彗星撞地球》、2002年《28天毁灭倒数》、2003年《地心毁灭》、2004年《明天过后》、2005年《世界大战》、《金刚》、2007年 《不愿面对的真相》、2008年《我是传奇》、《破天慌》、《瓦力》、2009年《2012》、《卢贝松之抢救地球》、《末日预言》、《当地球停止转动》、2010年《失落的海平线》、《末路浩劫》、《末世降临》、2011年《白蛇传说》、2012年《普罗米修斯》、2013年《遗落战境》。

末世幻想:空间毁灭

  在这些场景中被摧毁的城市包括纽约(《酷斯拉》)、华盛顿(《2012》)、香港(《环太平洋》)以及巴黎和伦敦等各大都市。电影场景莫不呈现了有关异空间、异次元空间或差异地点的时空描述,无论是地震、水灾、火山爆发、甚至彗星撞地球等纯粹的自然灾难,或是人为的温室效应、酷寒酷热、冰山融化、海平面上升,甚至外星人入侵、病毒传染蔓延、核弹危机、恐怖主义攻击等灾祸,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会导致地球全面毁灭,人类终将面临世界末日的审判。

  人类心灵的深处一直潜藏着被灾难吞噬毁灭的恐惧感,最后都会幻化成可怕的怪兽四处横逆。关于末世毁灭的恐惧,这些灾难危机感可能具象成为一只只怪物,攻击人类居住的都市。现代都市里的居民经常幻想并期待有只酷斯拉或金刚之类的怪兽来摧毁这丑恶的环境空间,这种快感令人既期待又怕受伤害(我也常在想怎幺还没有怪兽来挑战台北101?),电影中大尺度的空间毁灭感,使得人们得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视觉虚拟来感受真实的空间体验,警惕那即将或还未发生的环境灾难。

出于爱与忌妒的恐惧感?

末世幻想:空间毁灭 

  不知道为什幺,看完近期李连杰所主演的《白蛇传说》以及2005年彼得‧杰克森于所执导的《金刚》后,我总想起三岛由纪夫的《金阁寺》。从水漫金山寺到火烧金阁寺,其中白蛇传这个民间传说,其实隐含有着中国文化中有关毁灭的原型,令人联想到女娲补天的神话故事,传承着女娲人首蛇身的原始记忆。白素贞偷窃了法海和尚的仙丹后便修练成神通广大的妖精,法海对白蛇怀恨在心,为了报复其盗食仙丹,说服许仙在端午节以雄黄酒逼使其现出原形,白蛇因此怒引西湖之水漫淹金山寺,一场斗法之后被镇压在雷峰塔下。总以为那汩汩之水所代表阴柔的缠绕力量,是象徵女性意识,对抗法海以道统代表父权阳具威权的镇压统治。蛇精化身美女诱惑男人天理不容,白蛇精与凡人终究因为不可相爱的俗世情缘带来了灾难与毁灭;然而不可相爱的还有西方关于美女与野兽的各式文本,《金刚》中最后出现的那句对白为这种理念做了最好的注解:「Oh, no, it wasn't the airplanes. It was Beauty killed the Beast.(噢,不是飞机,是美[女]杀了野兽。)」女主角对金刚的情感不是爱,而是同情和感谢,而大金刚对女主角安‧黛洛(Ann Darrow)的保护与珍惜,亦只是对「美」的一种投射,最后付出的代价是葬身在帝国大厦那象徵纽约的大都会场域之中;又正如三岛由纪夫于1956年发表《金阁寺》作品,题材源于一位青年纵火焚毁金阁寺,肇事者说:「我对金阁的『美』感到嫉妒,所以把它烧了。」

  三岛由纪夫这样描写小说主角沟口当时的内心独白:「这美丽的东西不久即成灰烬,那幺,真实的金阁寺便和我幻想中的金阁一模一样了。」最后沟口仍无法承受金阁寺的「美」,为摆脱那些烦恼的羁绊,最后决定纵火焚烧金阁寺,他焚燬金阁后逃离现场,掏出口袋里的小刀和安眠药,扔到谷底。点燃一支香烟,边抽边想:「还是活下去吧!」

  不论是已经发生的古老传说或是神话,还没发生的预言或寓言,彷彿我们已进入了后神话时代,这其中隐含了一个哲学问题:「没有人类的世界到底是什幺样子的世界?是不是会更美好?」若说是预言成真不幸命中事实,倒不如说是我们的幻想创造了真实,在毁灭的威胁当中杀出一条血路,在死亡当中找寻活路,未来我们生存的世界仍会以我们无法想像的速度在前进着,基于生存空间环境毁灭的胁迫,探求人类对未知世界可能性的开发,这种本能是不会消失的。


图文推荐

推荐阅读

文章排行

  • 阅读
  • 评论